看了很多关于伊隆·马斯克的报道,印象最深的是他年少时如何逃出南非的故事,这段经历在他的一本传记里有详细的记录。

马斯克出生在南非比勒陀利亚,但是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国家,原因是:当时的南非太乱了。

2013年时他曾经做过一次鼻子矫形手术,就是因为小时候他在学校里被别的孩子殴打留下的旧伤。当时他的父亲在Facebook上这样描述七八十年代的南非:

“即使是白人之间也没有人讲规则。两个人把你按住,另一个人抡起木棍对着你的脸一通猛砸,这样的事情太常见了。在酒吧里礼貌性地看别人一眼,可能就会让你被揍得要在重症监护病房里住上三天。如果你的眼光里稍微露出那么一点不服,那就不是住三天,而是三个月了。”

少年马斯克是班级里最小最聪明的学生,他狂热地读书,自学编程,12岁就用BASIC语言写出了一个电子游戏卖了500美元——但也正因为这样,让他成为了学校里的小流氓们欺负的对象。有一次他甚至被踢下楼梯,昏迷了两天。

马斯克深深地知道,如果留在南非他将一事无成,如果要做出点什么事,就必须要离开南非——他的梦想之地是美国,是硅谷,虽然那时他对硅谷根本一无所知,只知道那是一个神奇之地。

1988年,马斯克即将年满18岁,面临服兵役,他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逃出南非最后的机会。

他设计了一条先去加拿大再去美国的曲线路径,因为他的母亲是在加拿大出生的,按照法律可以申请加拿大国籍,也可以帮子女申请加拿大国籍,而从加拿大再去美国相对来说要容易一些。

于是他取得母亲的同意,给母亲和自己填了申请表格。几个月以后,他拿到加拿大护照,马上头也不回地跳上了飞机,彻底告别了这个只给他留下痛苦回忆的国家。

他原本的计划是去投奔一个住在蒙特利尔的舅老爷,但下了飞机才知道,这个舅老爷早就已经移居到美国明尼苏达了。

于是,他又花100美元买了一张可以在加拿大境内随意搭车的长途汽车通票,开始挨个去寻找散居在加拿大各地的远房亲戚。

在坐了3000公里的长途汽车、辗转了很多城市之后,他终于在一个只有1500人口的小镇找到了一个远房表弟,在他家临时安顿了下来。那之后的一年,他打各种零工,从种菜、伐木到清洗锅炉。

第二年,他进入加拿大皇后大学读书。又过了两年,他申请到美国常青藤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奖学金,转学到了宾大——从此,他的人生才开始真正地走上正轨。

2002年,在他到美国的第十年,他终于拿到美国身份,正式宣誓入籍成为一名美国公民。

这个故事最大的价值在于显示了,当一个人拥有足够强大的意愿和决心,他就一定能够发挥想象力,找到办法去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如今的马斯克,被《纽约时报》称为“可能是世界上最成功、最重要的企业家”。

有人把他的成功归结为天才和学习能力,他对太阳能、火箭、电动车的研究几乎都是靠自学成才。

也有人归结为他的勤奋,据说他连续15年每周工作7天100多个小时,每天都在思考和阅读,经常几小时就读完一本书。

但我觉得真正让他成功的,就是这种“我一定要做到”的决心。是这种决心,让他可以突破常规的思维方式,在不可能中寻找可能性和解决办法。

这种决心,在他年少的时候,是要逃出南非改变自己的命运。而后来当他手握巨额财富、成为这个星球上最有权势的那群人之一时,他的决心就变成了——要改变人类的命运。

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上学的时候,就已经预见到了未来将会有三个领域改变人类世界,这三个领域就是互联网、清洁能源和太空技术。

他后来做的事,正是集中在这三个领域。

1995年,在他到美国的第三年,他创办的Zip2公司被康柏以3亿美元收购。

2002年,他创办的PayPal公司——开创了全新的网络支付方式,阿里的支付宝就是向PayPal学来的——被Ebay以15亿美元收购,他个人套现1.8亿美元。

对于普通人来说,这已经是人生的巅峰,但对他来说,真正的游戏才刚刚开场。

那之后,他投资特斯拉造电动车,投资研究和生产太阳能电池的SolarCity,是因为他看到清洁能源才是未来地球真正能够依赖的能源。

投资超级高铁Hyperloop,是因为他看到交通堵塞和长途旅行是困扰全人类的大问题,他想用地下真空管道连接地球上的每一个城市,让列车在地下畅通无阻高速前进。

至于发射火箭,那是因为他坚信人类最终要走向太空。

过去几年,在很多次媒体采访里,他都谈起过自己的星际移民计划:在火星上建起建筑物,然后发展成一座能够自给自足的火星城市。

而在未来,人类会成为多行星物种(Multi-Planetary Species),创造真正的太空文明。

所以他的SpaceX,目标不仅仅是把几个人送上火星,更不仅仅是为了帮NASA发射卫星赚钱,而是为了让人类走出地球。

虽然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也许看不到这一幕发生,但如果真的有这一天,未来的地球人一定会记得马斯克这个疯狂的造梦者。

你看他孤注一掷,把自己之前赚的钱全都投进这几个项目——2008年,特斯拉还看不到盈利的前景,而SpaceX三次火箭发射失败,他几乎被逼到破产的边缘——

多么像当年的少年马斯克,放弃一切,孤注一掷,最终逃出南非。

昨天,全世界亿万人在谈论马斯克和他的猎鹰火箭。

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登月时刻,在阿波罗计划之后,在美国政府不再激进地探索太空之后,这是少有的能够如此激动人心的震撼时刻。

但让这件事更美妙的是:这个星球上运载能力最强的超级火箭,是由一家私人企业制造的。

相对于之前由各国政府主导的登月和航天计划,这是个人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的伟大胜利,意味着我们真正来到了一个个人英雄的时代。

不知道当马斯克看着那辆伴随着Space Oddity的音乐在太空中无尽飞行的特斯拉,看着坐在驾驶座上极富象征意义的假人时,他会不会想起——

当年那个搭长途汽车在加拿大辗转3000公里寻找人生下一站的少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