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湖大学副校长许田:为什么乔布斯临终时要叫儿子去学生物技术?

乔布斯在临终的时候跟他儿子讲,你应该去学生物技术。不是说因为乔布斯死于癌症,所以要让他去成为一个医生,而是因为现在这一波科技革命就是生物技术。
不管你是做投资的,还是做实业的,还是做其它的,你都应该投身到这一波科技革命,只有这样,你才能对社会起到最大的作用。

西湖大学副校长 许田

戳我查看演讲完整视频

演讲全文如下:

法国的经济学家在总结科技革命和经济增长的关系时发现,所有的科技革命开始出来的时候都需要30年缓慢的孵化期。

30年之后有50年到60年的快速增长期。在这个时期里面个人的作用可以做到最大化,投资能实现回报的最大化,对社会的影响也是最大化。

等过了这60年之后,随着科技成熟,它的产生力就开始下降,照他归纳出来的经济理论,我测算了一下,当下这一波科技革命大概还有15年到20年左右,已经开始放缓了,现在去开一个网络公司已经不太容易了。

计算机之后就是这波生物科技,1972年分子克隆标志生物科技的开始,现在已经走过了缓慢增长的30年,进入了快速增长的十年,可以开始真正的影响社会,影响我们的生活。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乔布斯跟他的儿子讲,要去学一点生物医学。

那么再下一波的科技革命又在哪里呢?是人工智能。

80年代初(学界)用模拟生物神经网络的思路开始做人工智能,到现在刚刚进入30年,正要开始产出。

所以现在最激动人心的是什么?就是要把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这两个结合起来。

人工智能跟人类学会了怎样进化

去年(2016年)的阿尔法狗打败李世石,为什么和以前深蓝打败象棋国际冠军已经完全不是一样的事情?

因为深蓝的技术思路是穷尽计算,把所有的可能都算出来。但围棋要穷尽计算,有10的170次方个可能性。而我们整个宇宙里面一共才有10的80次方个原子。

人工智能为什么像人了?

比如哺乳动物的视觉神经系统,当这光线进来,当晶体成像,投到视网膜后面的时候,这里有几层神经细胞,最外一层是感光细胞,感光细胞感受到光后,送到下一层双极细胞,双极细胞把信号汇总到节细胞,节细胞再汇总,传到脑子里面。

你可以看到它是一个快速合并信号的神经网络。同时因为它的神经网络连接方式的不一样,它还可以起到其他简化信息的效果,比如说边界效应,把重要的信息给提出来。

在80年代初的时候,搞计算机的科学家就开始把计算机芯片像神经细胞一样连接起来,(变成)神经网络。

2006年多伦多大学开始发文章指出,这样的神经网络计算机可以非常有效地简化大数据。谷歌是如何构建神经网络来处理信息的呢?这要牵涉到另外一个生物准则:学习。

人的智能形成有几个过程,第一我们接受外界信息,接收到之后我们处理信息,通过处理进行学习,然后我们记忆这个信息,最后当你遇到新的情况的时候,用学到知识和记住的东西来处理新情况,这就是人工智能。

学习有几个部分,先是有指导的学习。小时候父母告诉我们不要乱穿马路,我们马上就听进去了,因为你穿马路会被撞死的。我们老师告诉我们一加一等于二,我们记住了,然后我们来做大量的习题来记住。当我们年纪大一点的时候,我们开始自己读书,自己归纳信息,自己学习,这是自学。

在整个学习过程中还有非常重要的奖惩的原则。老师说你今天考得很好,回到家里面母亲给你一个拥抱,你感觉很好,你记住了,这是奖励。

小时候到街上去学了骂人话,回到家里的时候,我父亲听我一讲,马上打一下头,你很痛,下次你就记住了骂人话不能讲,这是惩罚。

在计算机学习神经网络的时候,用了一样的准则,用大量的数据来训练这个神经网络,然后不断改进,通过学习来构造一个神经网络,来处理信息,比如说图像。

谷歌就是用这样的原理构建神经网络,把边界效应抽提出来,把边界联合起来变成局部的图象,再整个联合起来变成人脸识别。

我最早开始关注这个领域是吴恩达教授做了个脑计划,用神经网络芯片来识别猫。这件事是在2012年被媒体报道,给我很大震撼,因为这是第一次人工智能可以自主识别猫。后来开始用神经网络来学习语音,我们现在手机上的语音识别就是这个。

我们已经知道,在你用脑子的时候,脑袋一部分会激活,核磁共振可以看到。有异常激活的话可能长肿瘤,看一样动的东西,和看一样不动的东西,会激活不同的脑区。把电极插在瘫痪病人不同的脑区,让他通过想不同的东西产生电流,来控制计算机,从而让瘫痪病人通过打字和人们交流,这个是非常感人的。

美国有一个妇女,她全身瘫痪,眼睛也不能动,在接受杜克大学的技术援助后,用上这东西,她就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打出来。

她说:“I am alive. I am alive.I want to see my daughter get married.”

意思是说,我还活着,我还活着,我希望看到女儿能够结婚。

通过这个方法,他们还发现有许多瘫痪十几年的病人,仍然是有意识的。甚至你在他身边讨论要不要拔他插头的时候,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,他只不过没有办法跟你交流。

生物科技这个进展,实际上对人类带来很大的福音。

我们人类的大脑,是地球生物历经10亿年时间不断进化后的产物,它本身就是最厉害的计算机。整个计算机领域发展的时间才60年,人工智能用11年时间进化出来的。它不仅在硬件上发展快,在软件上还突破了生物障碍。

我们的视神经系统,有七层神经细胞的网络。谷歌的这个神经网络,2014年底是24层,2015年底它有60层,不断地加上去……所以它这个突破了生物的壁垒。

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,它学得快,不会忘记。

阿尔法狗当时打败欧洲冠军的时候,中日韩围棋界的人都不屑一顾,觉得欧洲围棋冠军算老几?最后的结果是我们的棋圣聂卫平说脱帽致敬,李昌镐说末日来临。

小时候下围棋,我一天最多下十盘棋就不行了。阿尔法狗怎么样?它一天可以下一百万盘棋,它进化要比我们快得多。

再来讲一个案例,一个父亲,一个母亲相结合,把一部分的基因转给了我们的孩子,每个孩子生出来这个基因都是不一样,还有一部分的孩子,他基因还会突变。这些个体,在不同的环境下,哪一个生存得更好,哪个就能传下去,不断把最好的选出来,就像达尔文的进化论说的,适者生存。

现在人工智能它也开始学这个东西,把不同的基因进行选择和重组,从而快速地进化。当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两个东西结合起来的时候,这个力量是不得了的。

这个东西到底走向何处,现在还很难定论。

有一些生物的神经网络可能我们不应该模拟。比如说自我意识,如果说我们这个人工智能有了自我意识的话,这人机关系将会更加复杂。我们人类是一个多功能的智能,现在下围棋的机器,玩游戏的机器都是单智能的,那么是不是人工智能也要做一个多智能的?

在人工智能现在这样快速进化的过程中,它是不是会将来有一天超过我们人类,成为超智能?

超智能什么意思,比如说我们人对蚂蚁来说,人是个超智能,蚂蚁永远不可能理解我们这个智能的程度。那么是不是有一天人工智能它会发展到这样的情况,就是说对于人工智能来说,它就是人,我们就是蚂蚁。

很多人想的是让人工智能为我服务,可是当人工智能它产生感情的时候,它也有判断的时候,这时候它要不要有权利?

现在国际上有好几家公司在研发,不单单在研发这个人工智能对话机,而且在研发人工智能的配偶。因为人工智能它更加能够了解你,也更加愿意说好话给你听,让你感觉更加好,好多人预测在不久的将来,可能许多人会选择人工智能配偶。它如果有感觉,它也要有权利,是不是?

人类能永生吗?

关于永生的问题,我们现在听到是肉体的永生,但是还有另外两种形式的永生。

这是我们耶鲁大学的坟场。耶鲁大学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激励教授不断地向上,一开始是助理教授,做得好升为副教授,副教授做得好升为终身教授,终身教授做得好升正教授,正教授做的再好升讲座教授,讲座教授做得再好的话怎么样?将来你死的时候可以葬到耶鲁坟场里面去。

不是谁都可以葬进去的,要对人类文明有重大贡献。

那么耶鲁坟场上面那个牌子写的什么?

“死去的他还会活过来”

当你产生一个新的思想,新的知识,这时候这些思想通过书本,通过上课,通过网络传播的时候,你的思想就永生了。

现在我认为可能有另外一种形式,我正在实验室组建一台人工智能机器,我希望他跟着我学十年之后,我怎么想,我的喜怒哀乐它都知道。

如果到这一天的话,他应该是我灵魂的永生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